首页 > 最新小说 > 一棵守卫营盘二十年的白杨树说,最爱那火红军旗

一棵守卫营盘二十年的白杨树说,最爱那火红军旗





原标题:一棵守卫营盘二十年的白杨树说,最爱那火红军旗

山脚下,有一座规划整齐的营盘。在这营盘里,我已经站立了整整二十年,与我并肩站立的,是更多的笔直着站立的白杨树。我们仿佛兄弟一般,站成一道风景。岁月在我们的躯体与灵魂中,刻画出一轮又一轮的记忆。请关注今日《解放军报》的报道——

守 岁

■徐向阳

山脚下,有一座规划整齐的营盘。在这营盘里,我已经站立了整整二十年,与我并肩站立的,是更多的笔直着站立的白杨树。我们仿佛兄弟一般,站成一道风景。岁月在我们的躯体与灵魂中,刻画出一轮又一轮的记忆。

我们是这座营盘的一道风景,也是一种不会说话却会思考的生命。在成长中思考,在思考中成长。我喜欢,这种让生命不断延伸的状态。

在生命延伸的过程中,我看到了四季的变化。春天,我的笔直而苍白的身躯被柔如细丝的暖风吹出软嫩的绿叶,我看着桃树和杏树纷纷扬扬地开放,然后在春风与春雨的轻抚中,落英缤纷。夏天,硬朗的躯干上落满了斑驳金光,那是炽热的阳光透过繁茂的树叶间隙洒下的痕迹。秋天,伴随穗实累累、木叶转黄,我看见征雁列队远行。冬天,我站在冻土里,沿着白雪皑皑的山脊望去,层叠的云海直伸天际。

而我最爱的风景,是那猎猎于朔风中的军旗,无论春夏秋冬,永恒不变的火红。而我最爱的生命,是那整装列队操练的官兵,无论风霜雨雪,永恒不灭的忠诚。

我凝望这一座兵营,注视着一支支整齐的队伍,聆听着一阵阵子弹穿越空际的声响。似乎这一切,已经深刻融入我的年轮里,我的记忆里,我的生命里。

一名军官经常来陪伴我。或是因为彼此陪伴,我们用思想交流,竟然是如此自然。我仿佛看到他初入军营,有懵懂和冒失,也有梦想和情怀,就这样成长为目光清澈却坚毅的青年军官;我仿佛看到他和战友们背着沉沉的背囊,戴着沉沉的钢盔,迈着沉沉的步子,走在沟壑交错的太行山山峦里;我仿佛和他们一起越过山顶,看到了前方若隐若现地闪烁着的点点灯光;我仿佛和他们一起,在寂静寒冷的夜里,感受到灯光更加明亮,心里更加温暖;我仿佛看到他的年迈父亲,在七月的闲暇里,在隆冬的暖阳里,用目光抚摸他的土地。因为,那也是他的疆场。

就像那老父亲守护土地一样,年轻军官深深爱着这座营盘。

今天是除夕,我在这里等着这名年轻的军官。我知道他一定会来。这些年来,除夕夜晚他都会来到这里,矗立在寒风中的哨位上,和我一起守岁。每每此时,我就会看到他眼眸里映照着的坚实的营盘,就会看到他的老父亲抽着旱烟眯着眼睛注视庄稼,就会想起太行山深处那团由远而近的灯火。

说好了,今年,我们还一起守岁。